从从

RAVEN:

關於王不留行。

之前有人要他的人設,順便把一些沒什麼用的私設畫了_(:3 ⌒゙)_

有空再補補其他帳號卡……畫誰好呢……


P5動圖,拿之前畫的雙秋組試最近流行的DEPTHY

用小黃圖做的話會非常有臨場感,強烈建議(。

「言わない」:

昼なかの流星


あの星は一体 何だったのか

今になっては 夢か現実かもわからない


獅子尾 五月  cn逆檀

与謝野 すずめ cn废柴 @蠢狗废柴❤ 

photo thanks     遊式 @「東京テディベア」 


終於修完()

大熱天穿毛衣废柴辛苦!跑上跑下拍照濕濕也辛苦!


還有好多鏡頭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沒有圓滿(。

兩個老師黨說什麼好虐成狗(x

反正都要完結了下次再出一次吧(靠


散圖花絮待補


(*´・v・)

「周叶」你觉得呢(下)

扇下眠森:

*下篇来啦w依旧感谢 @六安 太太的脑洞w


*设定是妹子A(黄叶党)与妹子B(韩叶党)去看电影,因为各种原因掐起了CP,惊醒了后座的叶修,然后发现周泽楷和叶修在~约~会~


*有小改动。比如叶修不是被吵醒的;;;w;;;(。私以为叶修不会向陌生妹子开嘴炮所以没有对妹子们刷CP这件事放嘲讽的描写叽_(:3_






“卧槽,不能够吧!”室友姑娘以为我在驴她,“不要太过分啊,你以为你写剧本呢。”




 我急啊,我管她那么多。 




我伸手一把扯过她手臂,把她往椅缝那边推,连声道,“你自己看你自己看你自己看。”




 于是她探头去自己看了,我看着她的背影数了个一二三,果然不出三秒,她凛凛地虎躯一震。 




“我的娘喂……”她回过头来的表情基本上已经属于恍惚,“我觉得我不太好了……”




 嗯,我也不太好。




 我赞同地点头,正要说话,她却伸手过来掐住了我的肩膀,我疑惑地“嗯?”了一声,没想到她反应激烈,见我发声,立时于茫茫黑暗中腾出一只手啪在我脸上,摸索了下后十分凶恶地按住了我的嘴。




 我去,这位施主你不是吧,卖安利不成竟打算杀人灭口?还是说发现你刚刚还在意淫的对象是个大活人正在你后头坐着呢,一时间恼羞成怒耻度破表想要玉石俱焚? 




那不对啊,那你该先捂自个儿。我正要挣扎一下以表达我惊怒的心情,就听她用一种上下飘忽气息不稳的语气喃喃道,“他旁边……坐着周泽楷……”




 啊啥啥啥啥啥啥啥啥啥啥啥?!他妈的坐着谁???!!!




 我呼吸一滞,拍开她的手秒秒钟转头扒上椅缝,视角调整,向上一望。




 卧槽,卧槽叶修旁边真有个男人,俊美脸庞面无表情,一条腿屈起来横在另一条腿上,整个一拍杂志封面的款式。 




我的妈,真……是……周……泽……楷。






我状似平静地转回来,内心波澜壮阔水光接天一片汪洋大海。 




“好了,”我拍拍室友姑娘的肩膀,“我们在电影院里看电影,碰见了周泽楷和叶修,然后他们就挤一块儿坐在我们后头,这事儿是真的。”




 她无助地看我。




 我再拍了拍她,“但实际上,问题的重点不在这里。” 




“那……那重点在哪里?”她依旧没有缓过劲儿,眼神如小羊羔般迷茫无措。




 我沉下脸色,“我要说了,你可千万千万把持住,不要跳,不要叫,不要闹。” 




“妈蛋,你……你说。” 




“他们的手攥在一起呢,”我说,“还蹭来蹭去的。”




 




我们俩都挺出息,没出声。我善解人意地拍拍她的背给她顺气儿,她也捏住我的手用眼神告诉我你受苦了。




 我可不是受苦了吗,让你卖安利,现世报了吧,官配拆你CP打你脸,PIAPIA~的。




 她似乎还不太甘心,暗搓搓地又凑到椅缝边去看,然后一个抖缩回来,又把我推上去,我心说这是干嘛,她嘴唇颤抖眼神湿润地回望我,轻轻叹道,“卧……槽……好萌啊。”




 不妙!大大的不妙!她这是要倒戈了!虽然她倒戈关我屁事,但是我还是……我还是凑过去看了。 




然后我就看到了大概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画面,还是有声的。




 周泽楷就是周泽楷,坐姿那么酷帅,叶神坐姿也差不多,就是是个倾斜版的,软了叭唧地歪在周泽楷身上,头枕在周泽楷肩窝,扭来扭去调整姿势,边蹭还边说哎你给我过来点儿,我靠不稳。




 卧槽……我要流鼻血惹,这这这这这,这是要苏死我。




 然后周泽楷就特别听话地往叶神边上挪了点,我正奇怪联盟枪王怎会如此乖巧,就看见周泽楷留一只手搭在叶神手背上,另一只手抬起来把横在两个座位之间的扶手扳上去,然后……那只手又马不停蹄地揽上了叶神的腰,把他往自个儿身上怒按了一把。




 卧槽,我的眼睛好痛。




 我还来不及细想今天我到底喊了几句卧槽,更加卧槽的事就来了。




 叶神往我这儿瞟了一眼卧槽……




 我生理上感受到了这道嘲讽的视线但心理上还没有过渡过来,但他十分利索,瞟完了就完了,似笑非笑地转回去,继续软在周泽楷身上哼哼唧唧,伸出手捏周泽楷的脸玩,还玩得不亦乐乎,周泽楷以牙还牙以眼还眼,扶在叶神腰上的手一紧,轻轻浅浅地掐起来。 




这种充满某种暗示的行为我有点承受不来啊……卧槽卧槽卧槽我知难而退我连滚带爬地缩了回来。




 我刚把头摆正,室友姑娘就激动地抓住我并且同样激动地问道,怎么怎么怎么样你是不是觉得萌得七荤八素找不着人生的方向了!




 呵呵,天真。 




后排那种款式,我都觉得我看见了终极。 




简直是故意的,我发誓他俩绝对听见之前我们刷黄叶韩叶了,所以他们要恶狠狠地刷一把周叶,以平衡不快的心情。 




我安抚性地抬了抬手,平静地向她叙述,他们这样这样,完了还那样那样,周泽楷,可怕,就像那什么,喔对,衣冠禽兽,叶修被他吃了。




 她闻言两眼放光地看着我,我表示节哀顺变吧,最后的最后我沧桑地总结道,“此后我再也不进行同人创作了。”




 开玩笑,官配已巍峨在我眼前。




 




其实故事到这里差不多就结束了,最后电影散场还有个小……不,大彩蛋。




 我俩因为心虚慢吞吞地走在后头,刚出影厅门就看见周泽楷手里捏着个墨镜杵在门口,叶神不在,大概是去了洗手间。 




我心里猛地一紧,不知是喜是悲。心说幸好不是叶神,万一他两三句话直接把我嘴到天边心如死灰怎么办,但庆幸完又觉得,不是吧难道枪王有话吩咐,万一我听不懂那又怎么办,那岂不是会错过最好的交涉良机。 




结果并没有那么惊心动魄,周泽楷只是淡定地走过来,指着我背包上挂着的举着伞的叶修小挂件儿开了金口。 




“叶修,”他看我,“可以,卖给我吗?”




 他叫我把叶神卖给他……卖给他……卖……给……他……卖…… 




幸好我天生聪明伶俐反应快,也不细想周泽楷拿着叶修的Q版挂件是打算保存用,观赏用还是传教用,或者是这样这样用那样那样用。我用影剑步一般的速度把挂件儿取下来放到他手心,还特别有礼貌地说,“不用不用你拿着吧,不用担心我俩有分寸的不会乱说!”




他笑了下,也没推辞,嗯了半天轻轻说了句谢谢。




 然后叶神回来了,周泽楷立刻把小挂件藏到身后,我俩秒被这一发萌得打颤,叶神笑着喊了句小周,回过头来望了我们一眼,居然啥也没说,还挥了挥手像是道别。




 艾玛那一瞬间我觉得心都要化了。




 我明白这个已经不是脑补了,而是现实,而现实也等同于要面对各种各样的压力与非议。我说不上来这种感觉是什么,只是觉得,看到男神好就行了,CP拆啊逆啊啥的都管他去死。




 电影本来就是深夜场,外面行人很少,但他们俩还是一个走前一个走后,小心翼翼地隔着段距离。我看见周泽楷把墨镜递给叶修,又被叶修笑着推回来,模模糊糊能听见大概是在说晚上戴墨镜不怕掉坑里一类的话。 




我和室友姑娘对望一眼,觉得很有点心酸。 




结果最后我俩还是没能把持住。 






怀着死就死吧的心情追上去,我奋力迎着二人有些惊讶的眼神。 






“明天的比赛加油,我……我们很期待。”




 开玩笑,我不心疼男神还心疼谁去,大修狗也不能是浪得虚名嘤嘤嘤,关键时也能撑起一片天! 




“还有,嗯……祝福你们,要好好儿在一起啊。”




 




END.

不可燃物:

[20140827 弱虫ペダル]

東堂尽八-小包

新開隼人-羽瑄

荒北靖友-嶽


攝影感謝-雷飛

------------------ 

箱学3バカ!

第一張莫名越看越喜歡的,好喜歡這三人組可以盡量的做一堆蠢事

就是一群耍蠢的男高中生

我只記得一整天下來不知道搶了東堂手機幾次


★纯妞异世:

DMMDrc Mink ED




无论听多少次仿佛都能看到一颗沧桑的心,对爱的渴望与守望

我宁愿给你看到的永远是我坚毅的背影,这就是我珍视一个人的表现




从此Mink叔在我心里好感直线上升QAQ

Y-A-N

Y-A-N:

咳咳!因为戳进自己首页啥都没有,感觉有点冷清啊嘿嘿。


所以,就来表明一下还是有人哒!


想了半天好像除了贴一些片子我就干不了什么了呢。


啊对,前提是我不懒,我记得··········


还有可能会写写东西吧大概·······而且写东西和COS不会贴一块啦~


嗯,COS照贴主博客的可能性比较大,应该!


还要说什么呢?好像没有了┑( ̄Д  ̄)┍


那就酱吧!


~欢迎光临~


【好像什么奇怪的店】

難得說一下。

人工智能:

睡了一下似乎好一點了。

whatever還是先不去想了。
就當是積累經驗和人脈了。


明天開始復健法語,順便嘗試著畫點東西,每個月拍兩組片。


以及保持心情愉快。